2高清录播系统,女人吃男人精子视频,高清性色生活片97,荡女痴男

井岡山紅色培訓

井岡山領導干部紅色教育培訓

紅色故事

首頁 > 聯系我們 > 紅色故事 > 正文

井岡山紅色故事——何長工智取通行證

時間:2020-01-14來源:紅色培訓網閱讀:()

井岡山紅色故事

1927年10月,毛澤東交給何長工一個艱巨的任務:去與湖南 省委、衡陽特委聯絡,并順便打聽南昌起義部隊的去向。

當時,南昌起義對國民黨給予了沉重的打擊。一段時期內,國 民黨反動派處于惶恐狀態,更加緊了對各關口的盤查,全國處于一 片白色恐怖之中。各地方官紳趁機武裝割據,各霸一方,民團和匪 盜蜂起。這不得不讓何長工冷靜思忖:自己的外鄉口音如此重,額 頭帽印太深,手上和肩上都長有老繭,不好裝扮,難過關卡。思來 想去,猶豫不決,突然腦子里冒出一計來——何不裝成工農革命軍 的逃兵呢?

說干就干,經過簡單的化裝,收拾好行誕后,就上路了。一路 風塵仆仆的他一到酃縣沔渡就碰到了把關的哨兵。

“喂,干什么去?”

“回家去?!焙伍L工雖然看起來有些臟亂,但是兩眼仍炯炯有 神,虎虎生威。

看著眼前這個比他們高出一個頭的漢子,哨兵們都不敢直視 他的眼睛,不過一聽他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上下打量一番,覺得 可疑,立刻把何長工帶到一個小頭目面前,對小頭目嘀咕了幾句。

小頭目繃著臉來回地看了看長工,問道:

“哪里來的,要往哪去吶?”

“回長官,我是從江西來的,回老家去,”何長工邊說邊把小頭目拉到一旁,順手掏出幾塊大洋貼在他手里,“這位爺,通融一下啦,我家人病得 厲害,急著趕回去?!?/p>

這當口,旁邊屋內正有雙眼睛一直盯著何長工的背影一動不動。

井岡山紅色故事

“這個嘛,好說好說,”小頭目一邊說一邊掂量著錢財,一張死板的臉立刻綻 開笑臉,“讓他過去!”

何長工還未定出幾步,突然傳出來一聲厲喝:“站住! ”發出此聲的不是別 人,正是剛才緊盯何長工不放的那個人。他可是這酃縣遠近聞名的賈少棣。

賈少棣一出現就緊盯著何長工額頭被頭發遮得不怎么明顯的一條帽印,他 伸手一拉,帽巾已然掉落,再一轉手就往何長工右肩衣服抓去,只聽得“哧”的一 聲,衣服已被撕開,裸露的右肩呈現在眾人面前,賈少棣又上前一步,抓住何長 工粗糙的雙手。一切都暴露無遺!

“你干什么的?”賈少棣眼中掠過一絲詭異的表情。

“賈爺您果然厲害,這都被您給看出來了,我是當兵的?!焙伍L工有條不紊地 緩緩答道。

“哦,當兵的,當什么兵? ”賈少棣嘿嘿笑著,顯得很得意,手里不停地敲打著 自己的皮鞭。

“革命軍!”

“???! ”那一伙人一聽他是革命軍,馬上端起槍,都把槍口對準何長工。

“膽子倒不小,竟敢說自己是革命軍。說!今天是來探聽情報的吧?”

“回……回長官,小的不敢,小的是逃出來的,準備回家?!焙伍L工裝著膽戰 心驚地說。

“哈哈哈……”這群家伙發出一陣嘲笑聲,“怎么變成逃兵了呢?”

“太苦太累,這不,肩上、手上的老繭都一層一層的。長官,這仗一打起來可 不是鬧著玩的。小的家里上有八十歲的老母,下有老婆孩子,都等著我回去照 顧,所以就……”何長工裝出一臉的可憐,說得有聲有色。

“別,別跟我啰唆?!辟Z少様顯得很不耐煩。

“賈爺,看他那樣倒還蠻老實,要不您就放了他吧! ”小頭目見勢急忙走到賈 少棣面前向他求情,并將剛得到的錢分出一半直往賈少棣身上塞。

賈少棣見何長工的確像個老實人,加上小頭目替他說話,自己又得了些錢, 心想就賣個順手人情吧。

“好吧,那就讓他走?!?/p>

正當他們都要轉身往回走的時候,何長工突然跟在賈少棣后頭說道:“我 不走!”

“什么?不走?”賈少棣很意外地回過頭來,其他人都驚得面而相覷,都以為 他瘋了,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偏來投。

“酃縣到茶陵那么多的關卡,這第一關就被精明的賈爺您給攔住。放我走, 后面的關卡還不知道會惹出多少事來,說不定到時候小命都給丟了?!焙伍L工裝 出一副傻里傻氣賴著不走的樣子。

“嘿嘿,你小子不會是還想要本爺送你吧?”

“哪敢勞駕賈爺呢?只是賈爺您好人做到底,能不能給我張關口通行證?” 看著何長工糾纏不休的樣,賈少棣也想早點打發他走,當下就叫人給他開 了 一張通行證,何長工笑嘻嘻地接過,連聲道:“謝謝賈爺,謝謝賈爺!”

何長工憑著他的膽識和智慧過關后,順利地完成了毛委員交給他的任務。

(溫友信、常勝收集整理)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由紅培網整理編輯發布。

90%的用戶看了此篇文章,還看了以下文章!


網站首頁

撥打電話

在線聯系
2高清录播系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